陆金所的转让风波与韩正的“隔空点名”

陆金所8月新手注册可获3099注册奖励详见<点击这里查看红包攻略>
陆金所的转让风波与韩正的“隔空点名”

陆金所的转让风波与韩正的“隔空点名”

7月20号过去好几天了,然而就像地震余波一样,e享还时不时堵车,转让区安e+的交易量也明显增加了很多倍,与之前一标难求的情况已大为不同。有些小伙伴可能还不知道所长家发生了什么事,请看新浪的这篇新闻《又传负面新闻,陆金所怎么了?

用一句话总结这次转让风波的原因:在投资者受广东网贷新政的影响而内心动摇的情况下,有一些小伙伴故意散布了有导向性的图片和谣言,制造了严重的恐慌。

当天中午开始,首先是安e转让区标的数量开始急剧上升,继而很迅速地推高了e享的交易利率使其封死在5.5%,导致当天安e杠杆无法正常运行,从而使数量庞大的杠杆安e也加入了转让行列进一步增加拥堵,再接着恐慌弥漫到了定期项目的转让区,甚至一度产生了年化15%以上的转让标。

当然,在某机构(猜测)大规模的收购的情况下,这种拥堵并没有持续很久,仅仅过了24小时便烟消云散,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然而这次的事件有他的特殊性,与所长以往遇到的任何一次事件都不一样,甚至有很多耐人寻味的内容,让人难以看透。

其实任何事情的发生都离不开大环境,这次也不例外,正是由于大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上面所说的两个原因才得以奏效,让事件很凑巧地发生了,又适时地平息了。

所谓的大环境主要指的是政策面的影响,前有16年8月17部委共同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所规定的13项红线、两项合规以及最终的整改死期(后延期一年),后有17年6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紧急发布的《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64号文)。

除了两个重量级的法规文件,这中间还穿插了若干各层级的金融会议的召开、地方整改法规的发布、管理部门对平台的督促催查等等。这一年平台们就没想着挣钱,尽跟政策较劲了,政策里所规定的哪一条想要符合条件都难于上青天,这一行已经不风口,是特娘的刀口了。(当然,所有的政策法规其出发点都是为了行业能够健康地发展,严格执行于国家于百姓于平台都是好事,这点毋庸置疑。)

其中,广东省监管部门在7月中旬发出的通知,给整个行业造成了巨大的震动,通知明文规定省内所有的平台取消个人债权转让功能,立即执行,无缓冲期。

广东金融办对于国家监管政策是否解读过于严格,《暂行办法》里所说的禁止转让有几层意思,这里暂且都不谈,只说连带效应。要知道几乎所有的平台都有债权转让功能,这已经成为了行业标配之一,无论对于平台还是投资者都是不可或缺的,有很强的实用性并能给平台带来经济效益,一旦这条禁制令被推广至全国,那会导致所有平台的流动性降低到冰点,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聚焦到所长这边,显然也受到了影响,虽然预期相对乐观,但是由于上海的本地监管政策迟迟未公布,投资人的内心已经产生了波澜,害怕会像广东那样直接被一刀切了。

以上就是大环境的变化,下面来讲讲所长本身。

其实从17年春节之后,所长就没消停过,先后三次信息服务费涨价、变现和e享的两次限额、四月以来资金的持续外流、预定的上市日期不断推迟等等,这些都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小伙伴们的神经,带来无限遐想。

另外,作为行业的领头羊,自带热点光环,从出生那天起就是各种蹭热度、找话题、抬身价、带节奏的首选对象。对本次事件有直接影响的就是这样一篇新闻报导《陆金所金交所产品已下架,通道模式风险暴露!》。

这是在64号文件发布后出现的,实际上通道模式被叫停后,受到影响的一线平台有十几家之多,因为有资源的平台要么已经对接了交易所通道,要么正在对接的路上,如果不是监管叫停,这有可能会成为以后的主流模式之一。尽管64号文的针对对象是整个互金行业,是全国性的,然而受到舆论影响最大的无疑还是陆金所。

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7月中旬的陆金所已经处于四年以来最不稳定的状态,离事件的发生就只差一小步而已了。这个时候,导火索出现了......

这张微信截图是20号早上出现的,其实从措辞语气上来看,几乎可以肯定是人为刻意制造的的,且短短四句话包含了好几处逻辑错误。

然而,在那种紧张的氛围下,这类煽动性的内容是极具传播力和生命力的,几个小时之后的中午,这张图片已经传遍了所有的网贷社群,于是,恐慌发生了......

 


 

事件的前因后果讲完了,下面说一点有意思的东西。

首先,就是《陆金所金交所产品已下架,通道模式风险暴露!》这篇文章,最早是7月16号左右出现的,实际上在图片出现之前这篇文章已经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然而诡异的是,找遍整个互联网,你会发现这样一篇重量级的报导,其发布者竟然没有一个是主流媒体的官方,几乎所有的发布者都是各种公众号、自媒体大号等等,这就让人很费解了,缘何主流媒体纷纷视而不见,而各种大V在带节奏跳的欢?

其次,上文那张导火索图片,一共包含4句话:

第一句话,“我在总部开年中会”,交代了前提条件和身份;

第二句话,“陆金所所有的理财尽快退出来”,给出了指令;

第三句话,“韩正已点名,马上开整”,说明了原因和事态的严重性;

第四句话,“亲友在的也赶紧弄出来”,进一步加强语气。

这整个就是一部微型小说啊,内容前后接应语气步步递增,实在是好文笔!但最大的问题是,会有人在聊天工具里这样说话吗?另外,其实同时在传播的图片不光这一张,还有针对其他平台的,比如这样的:

第三,“韩正点名,马上开整”四个字极具杀伤力,但通过所有的途径去了解所得到的反馈是,韩书记最近一次出席与金融相关的会议,是6月20日的陆家嘴金融论坛,韩书记出席论坛并做了发言,但发言内容中半个字也没提到陆金所。更何况从6月20日到7月20日,时隔了整整一个月,莫非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韩正书记也练成了传说中的葵花点穴手,才使得这一点能够穿越时空,六月发功七月才见效?

第四,20号晚上的时候,安e+转让标已经达到惊人的一万多个,定期项目的转让也飙升,然而仅仅24个小时以后,转让市场已经消化殆尽,又回到了抢标的时代,消化速度之快,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甚至比前一天恐慌时抛售时的速度还快!

上述四点如果单独来看,似乎每一条都能说的过去,但是放在一起来看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所有时间上的配合、时机的把握、内容的煽动性等等,让人不得不产生疑问:这次事件究竟是自然发生的,或者是有人故意操纵的呢?

 


 

后记:说完了阴谋论,再说一点有用的。

由于目前上海的金融监管政策还没出台,以后会不会禁止个人债权转让还是未知,虽然个人觉得大概率不会禁止,但是提前做好准备也是有必要的。

如果您的资金长期用不到,对流动性也没有要求,那之前如何投资现在还怎么做,未来的政策影响不大。但如果您对流动性有要求,确实可以考虑转让一部分稳盈安e+或者定期项目。另外未来新的政策可能会推高稳盈e享的利率,建议做杠杆的小伙伴暂时不要增加杠杆率,先维持现状。